一个合理的就餐

这是一个愉快而凉爽的浦那夜晚,我以稳定的步伐走在街上,享受着吹过脸颊的阵阵风。尽管是在7月中旬,浦那的天气仍然相当稳定,雨水水平与孟买相比还算适中。这个内陆城市提供了一系列的体验,有小城镇的感觉,但也令人惊讶地繁忙和繁华。人民是伟大的;他们喜欢玩乐,友好,似乎真的很享受他们的生活。例如,我的祖父是我认识的最快乐的人之一,每次我去这个美妙的城市拜访他时,他那巨大的笑容迎接我。

然而,尽管这个地方很悠闲,当地人却对这个地方了如指掌,他们知道如何尽早完成日常杂务,并时刻关注着最划算的交易。最好的地方不一定是最奇特的,即使在最黑暗的巷子里也能找到光。

塞尔万·巴伊亚(Selvan Bhaiya)就是这种精明能干的典型例子。这位来自马杜赖的矮胖男子,他那标志性的帽子盖着秃顶,十多年来一直是我的守护神。他的职位也许只是个司机,但他远不止如此。我们家的“星期五男人”,所有通常无法解决的问题都由他以有利可图和聪明的方式解决了。尽管他身材矮小,但在危机时刻,他能让人平静下来。一个我通常会和他一起大笑的人,我看到这个人在完成任务时变得非常直接和精明。他的这种品质总是让我惊讶,他全面的个性体现了我上面所说的街头智慧的价值。

塞尔万·巴亚以他特有的昂首阔步和我一起走在普那凉爽的微风中,他和我一样感到饥饿,如果不是更多的话。走了大约15分钟后,我们找不到一个适合我们日程安排的地方——我们两个人有200卢比一顿饭。沮丧和沮丧,我们正要回去吃一顿没有味道的剩饭,这时我的搭档脸上露出了一个厚脸皮的微笑。

他立刻转过身来,叫我跟他走,大摇大摆地朝我们来的方向走去。由于对他的行为一无所知,我对他的了解足以让我相信他的直觉,我也跟着他走上了神秘的道路。走了大约两分钟后,那个人突然停了下来,对我们说,我们已经到了晚上要去的餐馆了。

我吓昏了头。当然,他是在开玩笑。他在一间又小又脏的屋子前面停了下来,里面只有两张桌子,每张桌子周围都摆着四把塑料椅子。我从屋顶往上看,想找到一个能给我一些关于这个地方的信息的标志。我花了几秒钟才从那块又黑又破的招牌上辨认出那个地方的名字。这家“餐厅”的名字叫“南方咖啡馆”。一个普通的我可能会抗议这个地方,但在那一刻,在极度的饥饿中,我也这样做了,我们在两张桌子中的一张坐下。

我们太饿了,没办法打开菜单挑选一道菜,于是就从收银台上方海报上的“特别菜品”菜单上挑选了我们的菜。我点了一份咖喱蛋和一份米饭让我们分着吃。

我观察自己的行踪,为漫长而痛苦地等待食物的到来做好准备。墙缝上的这个洞,几乎每一个我所看见的角落都积满了灰尘。厨房就在我们身后,是一个开放式的柜台,在那里我们可以看到以一种相当质朴的方式制作的大量食物。上菜的是一个瘦削、赤裸上身的男人,他一边尖叫着点餐,一边疯狂地在狭窄的楼梯上跑上跑下,这楼梯可能会通向二楼,那里有更多的座位安排。

我敏锐的观察力被眼前桌子上金属盘子的丁当声打断了。我们的食物准时送到了!我在这间简陋的小餐馆里坐了还不到五分钟,饭菜就上了桌!!当我看到那两个浸在浓红色肉汁里的煮鸡蛋时,我激动的胃平静下来,我感到如释重负。

当我把盘子撕开,盛上我的米饭时,瞥了一眼桌子对面的塞尔万·巴亚(Selvan Bhaiya)也在做同样的事情。当我第一次吃盘子的时候,我笑了。一种极辣的味道冲击着我的味蕾,这种味道从我嘴里喷涌而出,紧接着是一种让人镇定下来的番茄。这两种味道真的是相辅相成,我对这道菜的质量感到惊喜。鸡蛋是煮熟的,幸运的是,我喜欢这种方式。所有有趣的味道结合在一起,做成了一道真正美味的菜。

饭菜刚送到就吃完了。我对塞尔万·巴伊亚咧嘴一笑,为这顿美餐热烈地握了握手。尽管缺乏高质量的餐厅或酒店的技巧,但这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吃过的最令人满意的一顿饭。那顿饭吃得又饱又饱,我们就像在原地生了根一样,无法(也不愿)移动

最后,我们不知怎么地从椅子上爬起来,慢吞吞地走到收银台前要钱。塞尔万·巴伊亚正在吃一勺Saunf,我抽出我们的200卢比纸币,把它递给收银员。他看了看我,又看了看塞尔万·巴伊亚,两人都哈哈大笑起来。我对这突如其来的爆发感到困惑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(塞尔万·巴伊亚后来告诉我,他是那家店的常客,他每次去普纳都会去那里。)

出纳员递给我一张白纸上草草写着的钞票。总数为....九十卢比! !当那人退还我一半以上的钱时,我惊呆了。这顿饭是如此的健康和美味,而且是如此的丰盛!这绝对物有所值,甚至可能更多!!当我走回浦那的微风中,仍然难以置信地握着那张纸钞票时,我感谢了我的明星塞尔万·巴伊亚和这段经历。